猴王王填:我的理想、抗争与坚持

时间:2015-02-04 10:49:49  来源:首辅  作者:首辅

三四年前,王填是PC在线零售的看空者,如今,这位西南零售王却希望步步高集团成为移动互联新军。

地道的湖南湘乡人、在公众场合多西装领带打扮、操一口尽量标准的普通话、爱K歌且嗓门大、质朴且精力旺盛,这是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留给公众的印象。这些显性特点有如贴在背脊上的名片,在商海浮沉中跟随了他25年。

2015年年初,这些标签化的烙印开始在王填的身上分化。如今,虽然他的普通话还是带有湖南湘乡口音,不过,在出席许多公众场合活动之时,王填都尽量身着休闲装或者身着衬衫西装却不再系上领带。与此同时,酷爱K歌的他,又多了一个爱好--刷微信。

最近,圈内圈外很多人都见识过他对微信的痴迷。在不少的饭局上,这个看起来朴实憨厚的中年男人,却像时尚潮男般拿出手机,“来,大家一起雷达加朋友”。现在,王填的粉丝是3000多个。他的目标是发展到1万个,但是,微信只能加到5000粉的规定让他深感遗憾。

发生在王填身上这些细枝末节的变化,与步步高集团公司在2014年底的大动作不无关系。2014年底,步步高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步步高收购南城百货事宜,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委员会审核通过,交易价格15.76亿元,当年民营零售业最大一笔交易落地。同时,步步高集团宣布,推出名为“云猴”的APP平台,借此打造国内首个O2O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伴随云猴平台的上线,步步高集团迈向移动电商的新征程已然启动。过去19年间,步步高集团通过一次次与国际零售巨头沃尔玛、家乐福等企业贴身较量,最终确立了“西南零售之王”的行业地位。而未来5年,王填提出了一个新梦想:希望让云猴改写互联网江湖格局,在BAT(百度、阿里、腾讯的简称)的基础上形成BATY(Y是指“云猴”)的新格局。

为了达成目标,王填将自己的微信名称由“大王”改成了“猴王”。三四年前,王填是PC在线零售的看空者,如今,他却希望步步高集团成为移动互联新军。那么,对于区域零售大佬王填而言,是什么因素促成了他的转变呢?

从新兵到大佬

“猴王”的商海故事,还需要从王填初入零售业说起。

1968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市仁厚乡三迁村的王填,属相为猴。上世纪80年代,在读初中时,人送外号“地主希”的王填,就立志成为当时众人羡慕的“万元户”。为此,他辍学去学习过养兔技术,也在学校里倒腾过热水瓶内胆。最终,万元户梦想成为他青春期的一句笑谈。

1995年,东挪西凑了5万元的王填和夫人张海霞下海创业。当年年底,在广州召开的一次商业会议上,王填意外听到了国家经贸委相关负责人提及“发展连锁超市是未来零售业发展方向”的观点。这一来自政府高层的声音,让王填怦然心动。彼时,中国本土现代零售业处于萌芽初期,外资零售商家乐福和沃尔玛刚刚涉足中国市场,还未开始布点。而体制内的商业系统,在全国中小城市内处于“休克”状态:由于经营不善,大量经营场所闲置,大量有经验的经营人员人浮于事。

说干就干。1995年年末,步步高集团的第一家超市在湘潭市解放路正式营业。步步高的第一家超市并非完全从无到有,而是利用原来的国营菜肉商场铺面改造而来,代价是接收安置原单位40名下岗职工。

在那个实体零售业“如同站在风口上的猪”的年月,王填的量贩超市一家接一家的红火开业。

就这样,1994年开始,中国连锁超市平均增长速度在70%以上。由于抢占先机,步步高超市逐渐发展壮大起来。为了强化竞争力,步步高集团还与肯德基、苏宁、国美在湖南达成了“异业联盟”,从而实现业态互补、共享人流的作用。

对于实力相对较弱的早期步步高集团而言,盘活旧有国营商业体系以及选择异业战略结盟,都快速扩张以及节约成本的好办法。在节约成本方面,以异业结盟为例,王填将整体租赁的物业的一部分面积租赁给别的企业,这样既可以吸引客源,同时,也为步步高节省了自己的成本开支。

用王填的话说,采用“以空间换取时间”、“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在外资零售商忙于布局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以及华南、华东经济发达地区间隙里,步步高在三四线城市悄然壮大起来,并且成为湖南同业霸主。

“大王”的不屈与妥协

2004年这一年,在中国三四线城市“闷声发大财”的民营零售商,普遍感受到行业空气中一股刺鼻的火药味道。

就在这一年,中国零售业入世过渡期结束,中国政府兑现了零售市场全面向外资开放的承诺。同年,全球第三大零售商TESCO集团斥资21.3亿元收购乐购连锁超市50%的股权,进入中国市场,至此,沃尔玛等三大国际零售商齐聚中国本土。在中国零售业上空,唱衰本土零售商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能被外资对手左右”,当时在王填的心中升起这样一股民族情绪。于是,也是在这一年,步步高集团首次选择杀入长沙的核心城市商圈,与沃尔玛、家乐福等国际巨头贴身肉搏。在这一过程中,步步高集团逐步壮大。2007年,步步高上缴税收2亿元,成为湖南零售业界缴纳税收最多的民营企业之一。王填也因强硬的作风,在业界获得了“大王”的称号。

规模进一步壮大之后,王填对步步高超市资产部分启动了上市工作。2008年6月19日,中国股市跌至2921点,但是,在深交所电子屏上,步步高上市却创造了每股42元的高价。由此,步步高被誉为中国“民营超市第一股”。

获得资本助力之后,王填继续与外资斗智斗勇。2009年,王填又做了一件让业界震惊的事情。他花重金聘请以Noel Trinder为首的20余名外国人的团队来负责步步高超市事业部。此前,诺尔曾用5年时间让印尼玛泰哈利(Matahari)成为了亚太地区最佳零售商。

最终,王填在实体零售业的坚持与投入获得了回报。截至2012年末,步步高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突破100亿元,净利润3.43亿元。步步高集团的业态从超市扩充到了百货、超市、家电卖场等多方位的业态形式,公司足迹也从湖南扩充到江西、广西、四川等地。

但是,零售行业发展并非一成不变。从2010年开始,以阿里巴巴、京东商城为代表的PC端在线零售企业异军突起,开始蚕食实体零售业的市场。面对这种技术形式的转变,王填曾经一度表示,步步高不会涉足电商。

王填在实体零售业上的坚持,并未改变时代发展车轮。从2010年开始,阿里巴巴等PC电商企业的发展仍然呈现几何倍数增长。2012年底,马云在出席一场论坛时谈到电商和实体零售业竞争关系时说:“说难听点,就像在机枪面前,太极拳、少林拳是没有区别的,一枪把你崩了。”

这句话点醒了王填。他开始放下实体零售的思维惯性以及自我保护意识,全面审视零售业正在发生的巨变。最终,王填不得不承认,“零售业已经进入火器时代,光舞大刀舞得好还不行”。2013年12月,步步高果断出资1亿元,并从阿里、京东等公司挖来团队组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式进军电商。

过去19年间,从与外资零售商对抗中不断壮大的一方诸侯,到向新技术学习的电商新兵,王填商海生涯的波峰和波谷起伏相连。对此,王填经常在朋友圈里提到这样一个段子:农民走路时,城里人骑单车;农民买了单车之后,发现城里人换了小汽车;农民跟随城里人潮流买了小汽车,可城里人又走路了。

用这个段子,王填自嘲称:“我就像一个农民,永远在追赶趋势。”

“猴王”再出发

进军电商领域后,王填的商业交际圈子也发生了变化。

除了固有的零售圈子朋友之外,王填有意识的与富有互联网思维的创业者交流,比如逻辑思维的早期创办人申音就是其中之一。即使是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王填也会在开会间隙,抽时间约见各种移动互联和PC端在线零售的从业者。

在与知名投资人熊晓鸽出席一场论坛时,熊晓鸽讲到一个观点获得了王填的认同。熊晓鸽认为,阿里巴巴上市意味着PC端的电商发展已经到了顶点。紧随PC端电商之后,移动电商已经开始出发。

作为老牌零售人,王填敏锐地感知到,在移动电商时代,PC端电商与实体零售商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另外一方面,实体零售业不迅速转型会遇到越来越大的挑战。中华全国信息中心数据显示,全国百家零售企业前三季度销售下滑0.1%,“负增长”已经成为零售业的新常态为此。于是,步步高集团在经过近1年的摸索之后,决定发力移动电商。

前段时间,步步高集团宣布,推出名为“云猴”的APP移动购物平台。云猴网由五个子平台构成,分别为:大电商平台、大物流平台、大便利平台、大会员平台和大支付的平台。借助平台的串联作用,王填希望将湖南所有实体零售业务都纳入其中。而他自己的微信号,也在当日更名为“猴王”。

针对这次战略选择,王填说,“有了资本的助力,阿里的机关枪也许会升级为大炮火箭,但我现在玩的是巷战,所以他的火箭大炮对我没有效果。步步高电商平台做的是以本地化的商品和供应链满足本地消费者的需求。虽然马云投资建立了菜鸟网络,但最后一公里依然是痛点。”

步步高的痛点,王填也十分清楚。依托互联网技术发展零售业的时代,王填说:“我们前期对电商发展的规模以及对IT平台的容量估计不足。我们目前技术人员仅有100人,而京东有6000人,阿里号称有3万人。三年内,步步高计划将技术人员增加至1000人。”

如今的步步高,拥有362家门店,每年10亿次客流,每年3亿次交易。在湖南8940亿消费总量中,步步高的200亿元年营业额占比2%。数字的背后,折射出来的是实体零售商的生意机会。当然,这样的机会也属于各类电商企业。

对此,王填自我解嘲称,“我一直做得很辛苦,所以,我要把自己定位成一个superman(超人),因为我的对手都很强。不过,实体零售业虽然处在转型期,但是,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广州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