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打车创始人:坚守打车App的惶恐与尴尬

时间:2014-01-07 09:21:12  来源:首辅tophelp  作者:首辅tophelp

【编者按】在经历了多场风波与三次融资之后,嘀嘀打车首次与媒体进行正式沟通。1月6日,在媒体沟通会上,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讲述了过去一年半的创业经历和感悟,并多次用“惶恐”描述自己的心理状态。激烈的竞争、政府的阻挠、资本市场的博弈、媒体舆论的压力……创业一年半的嘀嘀打车,是以怎样的状态面对上述复杂的外部环境,对未来又有哪些确定和不确定?

程维并不赞同外界对打车App“疯狂烧钱”的看法,为了证明嘀嘀打车不是“虚胖”,他讲述了不少地推时期的血泪经历――与马云当年撬动线下企业一样的步履维艰。在他看来,打车App虽然需要钱,但钱一定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在钱之外,嘀嘀打车还靠什么与对手搏斗?首辅网整理了程维的自述:

 嘀嘀打车创始人黄维

嘀嘀打车创始人黄维

“大骗子”的逆袭

在我们创立嘀嘀打车之前,问了十个朋友打车App这种模式靠不靠谱,结果10个人全部觉得不靠谱。他们告诉我,北京的的哥是大爷,根本不愁活儿,路边活儿都拉不完;他们告诉我,北京的大爷们年纪都大了,根本不用智能手机;他们告诉我,中国没有诚信体系,用手机叫到一辆车,车来了,人跑了。所以不靠谱。

但我们还是决定试一试――当年阿里巴巴能够通过互联网改变传统零售,我想我们也可以尝试用互联网改变传统打车。

2012年6月份,我们决定做嘀嘀打车App。在9月份上线前,我们想在北京拉到1000个司机,这是产品上线的基础,能让用户有车可叫。北京共有189家出租车公司,我们两个BD开始一家家去谈,跑了一个半月,一家客户没有签下来。所有出租车公司拒绝的理由只有一个:你有政府的牌照吗?没有牌照你凭什么调度出租车?所以当时我们的BD每天早上斗志昂扬地出去,郁闷地回来。

当时我跟员工说,如果到产品上线的时候仍然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跟我们合作,那我们就放弃。但快到两个月的时候,有一家昌平的出租车公司答应与我们合作了。这家公司很小,只有200辆车,让我们去给司机做培训。当时有100个司机到场,其中只有20个人有智能手机。我上去讲,嘀嘀打车想通过互联网帮助大家赚钱,你猜有人相信我们吗?大家都说,又来了一个骗子。

后来司机说,每次开会都有卖机油、洗车的、卖座套的去推销,今天来了个新鲜的,卖互联网软件的。我说我不收你们钱,他们觉得不收钱的往往是大骗子。最后一堂课下来,一共有8个司机安装了嘀嘀打车。

C端产品要上线的时候,我们的司机端只装了500个左右。而且装了的还有很多没使用。真正上线那天,北京一共只有16辆车在用,对我们来说,就是亮了16盏灯。第二天,有8盏还灭了。因为第一天不仅没有订单,还费了流量。司机崩溃了:果然是个骗子。

所以我不认为打车软件完全是烧钱烧出来的,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手把手的司机教育过程。但经过最初期的痛苦地推后,司机对嘀嘀打车的认识提高很快,向外传播的力量是很大的。目前,嘀嘀打车超过一半司机是主动下载。在新城市(比如宁波、太原)又会经历同样的过程。

对撼摇摇招车

在北京,摇摇招车是比我们有先发优势的企业,中间有很多激烈的竞争。那时候,嘀嘀打车也没钱。我们创业的时候,摇摇已经拿到了A轮融资;我们去火车站向司机推广软件的时候,摇摇已经把机场包下来。机场一天会有两万人次进入,司机有很多时间可以去推荐。那时候摇摇招车就打出广告“摇摇招车让你月赚一千块”。

我们没有钱、没有场所,只有西客站,5000块钱一个摊位,司机也走得急,不方便做推广。但在这个冬天,我们在火车站安装的司机数量,超过了机场安装司机的数量。

今天嘀嘀打车可能有钱了,但我们深知,钱一定不是一个团队能够走远的关键。直到13年9月份以前,我们没有给一分钱补贴。但因为一些竞争,我们不得不追着开始给补贴。我相信司机使用的打车软件的初衷也不是拿补贴,而是能够用软件降低空驶率、优化出车效率,比如捎一个顺路的顾客回家。

今年3月份,嘀嘀打车开始向北京以外的地区扩张,广州、上海、深圳……直到今天,嘀嘀打车覆盖了32个城市、35万个司机,其中,北京有5万个的哥安装嘀嘀打车。12月31号那天,我们每五分钟服务超过4000个用户。

嘀嘀打车目前处于怎样的地位?根据我们自己监控的数据,市场占有率是超过60%的(从订单总量、司机在线量、司机总数等维度监测),有很多人以为我们北京强,华南和华东并不强,实际并不是这样,在上海我们超过第二第三名总和,在杭州,我们和快的打车的份额基本上达到1:1。

12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